岩棉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洛阳老旧小区安保尴尬小区大门半夜被偷

发布时间:2020-03-03 18:43:31 阅读: 来源:岩棉彩钢厂家

门卫值着班,小区还常发被盗之事;电动车充电靠私扯电线,有火灾隐患;小区规划早,停车位少,车主们常为抢车位发生口角……这是老旧小区常见的问题。

根据房管部门数据,洛阳有各类住宅小区1876个,其中仅有722个有物业公司进驻,占38.4%;其余小区,尤其是老旧小区普遍存在着“老旧破、脏乱差、问题多”等问题。洛阳市涧西区康滇路20号街坊通用小区(以下简称“20号街坊”),过去曾是“脏乱差”的代表,经过整治后成了房价升值、安居乐业的“快乐老家”,不仅吸引周边50多个小区效仿,还有全国各地社会管理专家的竞相考察。本报从今日起,推出“关注洛阳老旧小区改造升级”策划,探访洛阳老旧小区的现实状况,解剖“20号街坊”的成功之道,为众多老旧小区改造、整治、升级提供一个可资借鉴的思路。如果您有关于老旧小区存在的问题以及整治建议,请与我们联系(0379—62686563)

一些老旧小区无人看护,大门只靠一根钢丝绳“把关”。

核心提示|在2009年之前,“20号街坊”连大门都没有,多数居民都有车子被偷经历;小偷夜晚入室偷盗,只能忍气吞声……如今,“20号街坊”住户们能放心将电动车停在院子里,出门都可以不锁门,短短几年,安保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其他很多老旧小区内,安保仍存在很大问题,连日来,记者走访了一些老旧小区,直面老旧小区安保的尴尬现状。

走访|记者探访老旧小区安保难题

多数老旧小区,陌生人进入畅通无阻

位于老城区中州路与定鼎南路交叉口的西关办事处建机社区,始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记者昨日上午10时许,从该小区正大门进入小区,无人上前询问,也不需要进行登记。除了正大门外,该小区还有一个侧门正对着周公路,无人看守。

进入小区,记者看到公示栏上张贴着多张安全提示,内容多涉及电动车被盗、陌生人小区内行骗等内容,如近期有中年妇女在小区内与年纪大者或者行动不便的孤身老人搭话,找借口摸走身上的钱财;有居户反映,该妇女还有去住户敲门,意图盗窃的行为;小区内还存在电动车电瓶被偷的情况,社区及社区警务室提醒住户养成反锁大门,插好窗户的习惯。

位于九都路附近的九都新村家属院,虽然有门卫室,但陌生人仍可畅通无阻进入。在该小区南边紧靠滨河北路,还有小门可以进入小区。昨日,记者在该小区大门前蹲守的十几分钟内,陆续有快递人员、给小区内商户送货的车辆、通信公司的安装工人、收废品的三轮车等进入,并没有人上前询问或登记。

此外,记者还走访了位于西工区体育场路体育局家属院、玻璃厂路与九都路交叉口的九都路18号院、位于中州路的洛铜家属院、位于国花路附近的石油公司小区、郑州路四社区5号街坊、位于重庆路附近的福源小区等十余家老旧小区,对于陌生人进入基本处于无人过问状态。

小偷开着半挂车到小区偷东西

今年69岁的业主常建民在“20号街坊”住了近18年,经历了2009年之前“盗窃猖獗”的岁月。

“小区居民和物业有矛盾,物业费难收,当物业撤走后,有一天晚上,小偷们成群结伙开着半挂车来偷东西,院子里的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被直接抬到车上拉走。”常建成说,后来统计损失,“20号街坊”丢了3辆小轿车,自行车、电动车以及摩托车被盗的不计其数。“粗略统计所有丢的车有几百辆,其中一家曾丢了13辆车,小区内70%的业主都丢过车。”

常建成说,那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一位做生意的老板上午取了5万元现金,晚上3位持刀蒙面人,破窗入室,把这些现金一分不少地抢走了,还威胁这位老板不要报警,后来这位老板在2010年搬走了,那段时间先后有十几户住户都搬走了。

小区大门一夜之间不见了

李女士住在老城区马路街旁的一家小区内已有十余年时间,她告诉记者,小区内大多人都是租住户,前几年因对物业公司的服务不满意,住户开始拒交物业费,物业公司随后撤出。“我已经记不清楚小区内发生过多少起电动车电瓶被盗事件了,包括我家在内,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被偷的经历,之前还发生过入室偷盗的事情。”李女士说。

而最让李女士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在2011年冬季。“那天早上,我走到小区门口时,发现聚集了很多人,走近一看,才发现小区铁大门丢了。我记得头天傍晚回家时,大门还好好的,估计是夜晚被偷的。”李女士回忆说,铁大门都能被偷,小区的安全状况可想而知。

李女士告诉记者,大门被偷的时候小区内还没有摄像头,后来小区安装了摄像头,但是小区内被盗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观,为此还有不少住户从小区内搬了出去。

经验|看看“20号街坊”咋做的

居民合力建大门、加高围墙

2009年,“20号街坊”居民常建成和另外6位居民,成立了一个热心人协会,开始了改变小区“脏乱差”的步伐。“小区当时治安状况差,居民常常被盗抢,没有大门这第一道关不行,我们7个人就一户一户地做工作,希望大家凑钱建大门。”常建成说。

按照当时的成本估计,大门建起来要3万左右,整个小区有168户居民。“收多了,怕引起居民反感,大家商量了一下就收100元,结果168户居民在3天内都交齐了,一户没落下。”常建成说,他们拿着1万多元又去找原物业公司(原矿山机械厂的下属企业)筹集,获得了2万元的赞助,这样就建成了小区的大门。

小区有了大门后,矮矮的院墙成了安保的“短板”。热心居民们从垃圾站、老厂废弃场等地找来了铁丝网,把小区的围墙往上加高了1.2米至1.3米。“有了这层铁丝网,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有人翻墙进院了。”小区住户陆新章说,此前,他家曾发生过小偷从厨房窗户翻进室内偷盗的事情,近1500元现金被偷。此外还发生过电动车被偷的情况,“现在,我不锁门就敢出门,有了安全保障后,我们都放心多了。”

报警铃铛和摄像头搭配“值班”

整治好大门和围墙后,“20号街坊”的热心人协会开始思量如何调动和组织业主们防盗。2009年,安装摄像头在还是一件奢侈的事,于是他们走遍了大小商场,选定了一款价格为100多元老式的铃铛。当居民发现有可疑人员时,可以拉响铃铛提醒其他居民。

后来,随着条件的改善,小区花了1万多元安装了6个摄像头,这让小区有了“天眼”。铃铛和摄像头高低搭配,组成了小区安保的两道防线。

2011年,小区内一施工队的一名工人在施工时偷走了小区内的一台电机,后来通过监控将小偷找到了;2012年,一居民的朋友在小区内偷电动车时,被卫门通过摄像头当场发现。“这是小区安装摄像头后,发生的两起涉嫌偷盗案件,此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被盗事件了。”常建成告诉记者。

提高门卫待遇,发动居民群防

昨天下午,“20号街坊”的门卫张广辉正在值班,对每一个进入小区的陌生人,他都要一个一个地进行询问登记。如果来人无法说出或联系所要寻找住户的信息,将被当场拒绝入内。“小区内的每一个住户,住在哪栋楼,哪个单元以及哪个楼层,我基本上都能记住。”

张广辉告诉记者,他也是该小区的住户,退休后无事,便应聘到了这个职位,工资和福利都很满意。“更主要的则是觉得能为小区做一点事情。”

“20号街坊”的门卫原来有两人,2009年时,两人一个月的工资是700元,每人每月仅350元,门卫的工作积极性不高,盗窃现象非常普遍。在小区热心人协会协调下,门卫每人每月工资涨到500元,2012年又涨到800元,2013年涨到了1200元。“城市最低工资一直在涨,生活成本一直在涨,再给门卫发原来的低工资肯定不行,得适当涨工资,同时也要求门卫切实负责。”常建成说。

安装铃铛,也是为了发动业主的积极性。“小区安装铃铛后,主要在白天发挥作用,这样每一个业主都是一个‘哨兵’,大家有空时就推开窗户往小区看,发现有可疑人员就拉铃提醒。”常建成说,而每到晚上,如果铃声响起,那么年轻力壮的居民就带着木棍下楼,时刻准备抓小偷。

经过上述措施整治后,如今“20号街坊”已做到了“零纠纷”、“零案发”、“零上访”。

除了安保问题之外,老旧小区存在着其他诸多问题,请继续关注本报“关注洛阳老旧小区改造升级”的策划报道。

变频器维修中心

紫外光度计

西安礼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