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萨尔曼可汗访谈让一流教育无处不在

发布时间:2020-02-11 05:54:57 阅读: 来源:岩棉彩钢厂家

他从一位业余教师一跃而成互联网上的风云人物。他告诉我们自己将如何通过视频网站传播免费教学视频,让教育有更多个性化的尝试。

为什么重要:萨尔曼•可汗的网络教学视频的观看次数已达2亿次。

每个人的辅导老师:亚历山大大帝有亚里斯多德。我们有萨尔曼•可汗。

一个怎样疯狂的老师会把高中数学放到以娱乐出名的视频网站上?

在他的新著《同一个世界的学校:重新构想教育》(The One World School House: Education Reimagined)中,萨尔曼•可汗回忆起8年前自己将第一套数学教程放到YouTube上。他写道:“对于人们是如何学习的,我并无先入之见。我没有受到任何所谓‘做事情的正确方法’这类传统观念的束缚。”

如今,可汗所传达的“抛弃规范”的信条已经让他成为了教育界的明星。美国有线电视频道(CNN)和查理•罗斯(Charlie Rose)曾请他解释教育的走向。而他经营的非营利性机构可汗学院(Khan Academy,位于加州山景城)正在迅速拓展业务,从单一的视频进军教育软件。

那些目睹了可汗崛起的整个过程的人们对他的经历毫不陌生。而这本书重新详述了这些细节。可汗的教育事业缘起于他想帮助自己12岁的表妹纳迪亚通过一次数学考试。他最终录制了3千多段视频,讲述长除法、板块构造论以及其他许多数学知识(这些视频已经被人们观看了2亿多次)。比尔•盖茨等富商慈善家很快注意到他。仅盖茨一人就向可汗学院抛掷了1650万美元的捐赠。

《同一个世界的学校》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本吸引未来捐赠人的赞美诗集,主人公可汗勇敢顽强,为了理想甘愿从富商沦为穷小子。他生于路易斯安那州,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时是班长,在哈佛取得了MBA学位,后来在对冲基金公司赚了一大笔钱,但当他发现自己真正的天命是成为一名网络教师时,他放弃了这一切。(颇具影响力的风险投资商约翰•多尔(John Doerr)的太太给了可汗第一笔大额捐赠。当时她得知可汗已经完全在依赖积蓄过活,深受感动的她开出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

在这本书的其余部分,可汗呼吁教育改革,字里行间显露出博学多识但又平易近人。他写道,在大部分发达国家,学校使用一种最早在普鲁士出现的教学模式。普鲁士这个日耳曼王国以“僵硬的络腮胡子、僵硬的帽子以及僵硬的、整齐划一的行军步伐”闻名。在那种学习模式中,学生们即使没弄明白某个知识点,也必须继续向前行进。最终,一些人绊倒了,退出了队列。

可汗的主要创意是使用网络技术来提供课程、测试和不断地评估,创造出一个可负担的途径来贯彻一种不同的教学理念——“精通学习”或称“掌握学习”(mastery learning)。每个人都以自己的进度学习。还没掌握算数,就别急着学代数。减少听课的时间,多花些时间来解决切实问题。

以下是《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记者和可汗的电话访谈实录:

问:可汗学院称它意图“向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提供世界一流的教育”。这是个宏大的目标。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答:2007年我填写美国税务局税单时第一次申请非营利机构报税,在表格的“目标、使命”一栏里就填写了这句话。那时我已经制作了数百段YouTube视频,所以这句话对我已经不止于一个志向了。而现在,它毫无疑问是我们的目标和使命,它也逐渐成为一句口号。我们信念的核心就是不该有任何障碍来牵绊人们学习。

问:我们能稍微深入地谈论一下这句口号吗?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免费”的。总有人要为之埋单。

答:对我们来说,免费就真的是免费的意思。目前为止都有捐赠人来支付我们的开销。长期而言,我们相信会有办法获得其他收入,同时又不会和“免费”的部分形成冲突。我们从儿童电视工作室(Children’s Television Workshop)也就是制作《芝麻街》的那批人那里学到了经验。他们提供的教学是免费的,但显而易见他们做得非常好。我不知道“萨尔曼娃娃”会不会和艾莫娃娃(Elmo)一样成功,但大致的理念都差不多。

不经意间,我们在一个没有什么品牌的领域里打造着品牌,当然如今这样的目标是更加明确了。随着时间推移,如果人们会说:“嗨,我们信任可汗学院。如果我们想确保弄懂什么事,我们就会去那里”,那么我想到时就会出现第三方销售的玩具或书本了。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授权内容给牟利性公司。其中有一家公司计划在教育市场推出包含我们的教学视频的设备。

问:现在有人提供免费的大学课程了。你认为有没有一个付费的模式?

答:我认为5年之后可能会是这样的:学习的部分会是免费的,但如果你想要证明你学到了什么,你想要拿证书,你就会去一个监考中心参加考试。而这会花你一些钱。我们假设办这样一场考试的成本是100美元,那么你可能要支付150美元。而这样我们就得到了50美元的差额,可以用来投资在免费学习的部分。

我认为这符合我们的目标使命。我们把证书的花费从数千美元降到了几百美元。而软件系统会告诉学生们他们是否已经准备好了拿到证书。所以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向社区学校支付了学费却又中途退学,或者甚至是完成了全部的学习,最后却说:“哦,我欠了2万美元的债,得到了什么?”

而现在你会说:“看,我可以花150美元获得一张基本会计技能的微型证书,而在花这笔钱之前,我已经知道自己会通过考试。”对于教育的消费者来说,这将是一个巨大的积极因素,而这也将为免费学习的部分提供资金。

问:你能否清楚界定你所说的“世界一流”的教育?

答:“世界一流”可能是最难界定的。我们的志向并非是为那些无法负担其他教育方式的人创造一个廉价替代品。我们真正想做的是和任何付费教学一样好或更好。当人们观看我们的视频时,我们希望他们会说:“我学到的和我做其他任何事可能学到的一样多。”

在这里我们的使命也稍稍更多地进入到了有形的层面。在某个层面上我们是一家网站,但我们也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更为宽泛的讨论中——“教室是什么?如何最好地利用教室?”我所阐述的内容,有一半并不是关于可汗学院这个软件,而是一个总体的想法,那就是不该再有人在教室里讲课。我们的想法是让讲课退出教室这个舞台,这样当人们聚集在课堂上时,他们可以来解决问题。

问:你已经成为全世界被讨论得最多的教育家。但你甚至不曾接受过师资训练。这让一些人感到不悦,是吗?

答:要知道,教学法和经济学很像。我可以找到两个观念180度对立的教育学博士。这就像凯恩斯主义对阵芝加哥经济学院。你可以在新式数学教育法(New Math)对阵旧数学教学法的争论中看到这种对抗。数学教学法之战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两派人相互憎恨,向对方大喊大叫。而我们尽力不要让教学方法之争也变得教条。

很多批评我的人都说:“没有灵丹妙药的。可汗学院不会解决教育的问题。”对此我们百分之百赞同。与此同时,我们认为自己有机会获得开辟性的成果。今后5年里我们将比任何人更多地投资在分析学上,它将为人们提供强有力的学习评估。学生掌握了什么?没有掌握什么?教师辅导的效果如何?这正是激动人心的部分,为用互联网的高速和大规模数据做实验提供了可能。因此,你现在看到的可汗学院只是5年或10年后的我们的一个非常粗略的相似物。而即使到了那时我们也依然成不了什么灵丹妙药,但我们会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

问:在你的使命陈述中,你说到为了“任何人”的教育。你没有用“每个人”这个词。你认为人们对于知识的真正需求是怎样的?

答:我想自己在写这句话时并没有想得那么深入。当我开始这项事业时,我想它可能会让像12岁时的我那样的人——很有积极性的人——感兴趣。天知道这类人是一个怎么样大的范畴。大部分面向积极人士的网站有数万名用户吧。

每月有将近650万名用户访问我们网站。但如果要说真正投入其中、在视频上花费许多时间的人,那有几十万吧。

我的一个大的收获——在教室里就能看到这一点——是那些积极主动和能够投入学习的人数大大超过了我们最初的预期。学生们心不在焉的关键原因是他们感到泄气。他们上代数课,却没有一个很好的算数基础作为准备。他们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所以他们会在教室后边调皮捣蛋。我想全世界都在发生着同样的事。

问:什么事情可能和你的使命相左,让你感受到最大的压力?

答:这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即免费学习的部分。我必须为这个部分筹集资源。而当我做这件事时,就没法亲历亲为地去制作视频,或帮助团队做产品。许多非营利机构的主管都是筹钱的人。我本身不是爱做这件事的人,但我还是会去做。所以压力就在这了。明年我们的预算将达到1千万美元,我们给员工们支付的报酬很不错,但我们不提供职工优先认股权。在我们这里工作的人需要相信这个机构会一直存在下去。我正在努力为大家争取这样一片天地。

(责任编辑:施柏鹏)

中山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办理bvi公司费用

广州注册公司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