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彩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美美母亲炒股账户被人肉交易日期与自述不符-【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09:49:57 阅读: 来源:岩棉彩钢厂家

当郭登峰谈到钱是通过炒股挣得时,身为经济学者的郎咸平并未追问其股票的具体操作等详情,反而主动过渡说:“因为这是你的私人问题,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关注,假如今天不管是干爸也好,或者是朋友也好,如果他是自己赚的钱,或者是合法赚的钱,他送你什么东西别人都不会有意见,因为是你们自己家的事。”

不少网友认为,郎咸平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不仅态度轻松,就是当谈及关键问题的时候,也并无追根发问,而是轻松“托”过,谈话中出现类似“你这么做澄清,我相信是非常好的……你这么讲我非常高兴,至少你把当时的情况很具体地告诉了我”。

更讽刺的是,郎咸平甚至在结束时总结:“你讲的这一切,我没有办法帮你证实,我希望我们有一种诚恳和诚实的态度来面对观众,我相信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表示,郭美美对于红十字会,包括捐赠信息平台的推出,甚至对中国未来慈善事业的改革,或者是民营化本身,确实是一个最大最大的推手。“我们都不希望红十字会退步,也不希望红十字会垮台,我们更希望红十字会能负起一个运用善款的能力,做好项目管理,下放权力,公正公平透明,这应该是"郭美美事件"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托起”了红十字会,“托起”了王军,“托起”了郭氏母女……郎咸平也因这场“独家专访”,被网友评论为:“他托起了一代"股神",也宣告了郭美美进军娱乐圈的消息。”

在质疑郭登峰炒股致富的同时,不少网友也将冷水泼到郎咸平身上。有网友称,看了郎咸平对郭美美母女的访谈后,彻底颠覆了对郎教授的一贯好感,实在想不清楚,一位经济学家,为何要往郭美美母女这坑里跳,简直是自毁英名。还有投资者称,郎咸平专访郭美美母女这档节目,所有参与者、策划者全部丢分。因为“炒股致富”故事的漏洞太多了,不知是台词背错了,还是以为炒股票的都是傻瓜?

此外,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证券业教父级人物阚治东昨天也受到“牵连”。在阚治东的微博上,网友纷纷要求阚前辈对“当代股神”郭美美她妈炒股的奇迹点评一下。还有网友称,郭美美母女让我知道,中国股市真是藏龙卧虎,这样的人才你们就没发掘吗?

郭登峰账户被人肉

8月4日下午,一位名叫“从组命运”的网友在国内论坛曝光了其“人肉搜索”到的郭美美母亲郭登峰的炒股账户,据这位网友爆料,在郭登峰名下有两个深圳股东账号,其中一个“0000058062”的账户首次交易日期为1992年3月27日,另一个账户“0061401164”的首次交易日期是1995年8月10日。另外,郭登峰还有两个上海股东账号,其中一个“A108260388”目前已销户,其首次交易日期是1994年3月17日,曾经托管在招商证券(600999);另一个账户“A159300026”的首次交易时间为1995年8月10日。  显然,以上四个交易时间都与郭美美母亲自曝的“在90年代初就在股市完成了百万元资本的积累”有所出入。

老股民:第一批弄潮儿没“郭登峰”

据南方日报消息,郭美美炫富事件刚熄火,其母郭登峰的炒股神话旋即开始升温。据郭登峰说,1990年,郭美美还没出生时,郭登峰靠几万元起家,几个月赚到几百万巨款,她还准确说出当时“深市老五股”的名称,“深发展(000001)”、“金田”、“万科”、“安达”和“原野”。

1990年,中国股市能否真可以提供机会创造财富神话?据资料显示,深证交易所是1991年4月3日才正式开市,而股票认购证则是在1991年才有 准确是1992年8月才正式开始,而1990年12月开市的上交所,当月总成交额也不过93万,那么在深交所尚未运行的1990年,郭登峰能否在90年代初就在股市完成了百万元资本的积累呢?

“没听说过郭登峰这个名字”,中国股市的第一批弄潮儿,现任泰康人寿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回忆起当年深圳股市。

陈东升表示,当时股票是配额发行并且只能在柜台交易,政府为了鼓励股市发展,甚至从公务员的工资或奖金中强硬扣除费用来购买股票。“当时大家用的是第三套人民币,人民币最高面值是10元,所以普通老百姓对股市这个新鲜事物处于观望状态。能用几万乃至几十万的资金买股票已经是超级大户了”

著名财经评论员邹愚做了一个统计。深发展、万科,金田、安达、原野等深圳老5股中,在1990年上涨幅度最高的是深发展,涨幅20倍,如果用5万元投资深发展,从1990年初拿到当年10月份,中间持股不动,在最低点买入,最高点卖出,可以赚取100万元,如果5万元平均分配买入万科,金田、安达、原野五只股票,则累计收益为11倍。

“如果郭登峰女士真的是依靠几万元,在几个月期间赚取了几百万元,那她绝对是中国股市的绝顶高手。王亚伟、裘国根、赵丹阳、吕梁、唐万新等名人,在郭登峰面前,都是浮云”,邹愚笑言。

陈东升称,当时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人们可以通过融资的方式筹集巨额资金,从而投资股市,可以赚一大笔。这样有可能把几万块本金在几个月内滚动为几百万元。但郭登峰当时的实力和资金来源可疑。

“当时我们知道的股市牛人有古思平、陈刚、费镜先、李绍民等”,陈东升表示没听过郭登峰这个人,但不否认她的存在。因为90年代的时候,股票交易的手段不像现在那么信息化,报纸发展不像现在那么发达,电台传播的信息也很稀少,很难从其他途径得知有没有郭登峰这个人。

外号“翻倍黑马”的广州民间投资高手温先生是中国股市第一批股民,他也表示没听过郭登峰的名字,因为那时候的股评还没有兴起,报纸电台也没传递股市的消息,“在90年代如果股民的运气好,一年能盈利50%到60%,要赚到几百万的话,必须要有很高的本金才行”。

昨日有网民爆料称,目前可查到的郭登峰的股票开户资料,两张深圳股东卡的首次交易时间分别为1992年和1995年,其声称1990年就炒股赚得数百万是谎言。

郭美美母亲如何在数月内赚50倍?

据媒体消息,如果说巴菲特在投资方面年均盈利两成尚可被公认为世界级的“股神”,那么在数月内实现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盈利,该是何种神一般的存在呢?很庆幸,我们都可能是“奇迹”的见证人。本周三,因红十字会事件而备受公众关注的郭登峰和郭美美母女在一档电视节目中接受郎咸平专访,期间郭登峰透露其靠炒股发家,早在1990年,她仅用几万元钱本金,就在几个月之内赚了好几百万元。

如果上面所说都是事实的话。但鉴于郭登峰并不愿意透露具体的操作细节,因此我们只能根据当时的市况来进行推演:究竟要用什么样的神奇操作手法,才能实现这个看上去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幸好当时市场上只有5只股票通过公开柜台交易,这确保了我们以下的推演基本靠谱。姑且假设郭登峰的本金为5万元吧。

假设一:5万元本金平均分配,最多赚12倍

若将5万元本金均分成5份,每一份在1990年的最低价买入一只深市的“老五股”深发展、万科、金田、安达和原野,然后在当年最高价时候抛出,那么五支个股将总共实现盈利64.25万元,投资回报高达12倍。

假设二:5万元本金投入单支股票,最多赚21倍

若将5万元本金全部买入“老五股”中的一支,并持有到其最高价抛出,那么深发展带来的投资收益高达105.71万,投资回报达到21.14倍。而买入其余四支个股的回报率则介于8-13倍之间。

上述两种假设虽然都能获得足以让巴菲特汗颜的收益率,但距离郭登峰所述的几个月之内赚几百万还是颇有差距。

假设三:5万元本金波段操作,最多赚多少倍?

请注意,神一般的奇迹时刻终于来临了。以下的终极战略,将能踏准每一只股票每一波上涨和下跌的精确时点,其收益率会是多少呢?

若从1990年1月开始,先将5万元本金全仓买入深发展,持有到当年4月最高价11元时抛出,将获得盈利19.64万。接着马上将所有资金买入万 科,持有到6月高位7.5元抛出,财富将翻滚至92.08万元。此时再将所有资金买入原野,待到10月其触及143元的高位抛售,总资产将蹿升至 253.21万元。如此一来,投资回报率将高达50.64倍!

由此看来,只有第三种假设才勉强符合“新一代股神”的说法。只不过,如此精确地踏准所有的波段节奏,确实让我辈难以置信如果奇迹能够复制的话,这位“股神”绝对可以在数年之内轻易问鼎世界首富。

叶檀:红十字会因郭美美损失多少?

中国存在三大系统性风险:权势阶层套现、交易方普遍失信、投资效率低下。权势阶层套现导致的贫富差距使内需经济无法启动;交易方失信导致市场交易成本直线上升;投资效率低下导致债台高筑,经济发展表壮里不壮失信则是三大系统性风险的综合表现。

因为失信,社会断裂成碎片;因为失信,整个社会信用体制无法形成,实际上处于高昂的交易之中。所有的数据都受到质疑,所有的上市公司都被怀疑,所有的银行收费都让人生疑。

“郭美美事件”让中国红十字会陷入空前的信用危机。

公众捐款大幅减少。据《羊城晚报》报道,深圳市红十字会医疗救助资金专属账号自“郭美美事件”之后,收到的社会捐款几乎为零,除早有合作的一些定向捐款外,一个多月来只有一笔定向捐给巫昌凯的100元捐款。

据统计,去年7月,深圳红十字会共有社会捐款721900元;今年7月的数据为22万元,其中7月才到账的20万元,是今年3月一家公司定向捐给地中海贫血患儿的救助款,剩余2万元为救灾救助款和医疗救助款,直接通过深圳市红十字会医疗救助资金账号“337-010-100-1000-71011”的银行捐款仅有100元,指定捐给巫昌凯。除去早先协议约定的定向捐给地中海贫血患儿的20万元外,深圳红十字会今年7月的社会捐款同比下降97%。

佛山红十字会医院学校近日也公布了资金收支情况,其中显示从去年6月至今年6月,该校共收到社会捐款88.6万元;不过,在“郭美美事件”后,该校从7月至今再无任何捐款入账。

中国慈善运作成本高昂,如果体制不改,今后会高到不可承受。

中国公益基金行内的管理费率在10%左右,与国际其他慈善组织没有天壤之别,但几个案例折射出背后的管理现状,却让人对10%的数据深感质疑。

7月22日,曾被评为“全国红十字系统先进个人”的原昆明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阮姮被控贪污案,在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机关指控,从2006年到2007年间,阮姮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到昆明一家四星级酒店消费,并购买了价值数千元的衣物、鞋子,以及价值上百元的内裤、香烟和酒水等;另外,她还用“公费”邀请朋友打网球娱乐,而这些费用均被其通过公务消费的方式报销。7月19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公布“三公”经费情况,称公务接待费从去年的15万降到今年的3万元,被视作浮云。  财务不透明,10%的管理费用未必就是真实的费用比例。按照民间较为乐观的政府拨款5:5比例被挪作中间用途的估计,红十字会大约有一半左右的经费被用于管理成本。当然,没有公开、透明的账务,我们只能推测。红十字会不必暴跳如雷,公众对任何不透明的部门都同样“不惮以最坏心态进行推测”,直到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们透明、公开、有信用。高昂的管理费用通常会对应低劣的管理,为应对“郭美美危机”,红十字会加班加点赶出的捐款信息发布平台,印证了此前这个部门未能尽到最基本的数据录入责任与捐款去向追踪责任。

对慈善机构不信任,将行善者逼到了一对一行善的窘境,在慈善领域不再有专业机构、不再有成本的下降、不再有互信,而沦落到“以物易物”的小农社会阶段。

如何约束系统性风险?通行的做法是实行制约机制,运用规则尽可能地扶植民间NGO组织成长。

详尽透明的信息与去除垄断才能重新赢得信任。据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俞可平估计,在中国至少有300万未登记的社会组织,近九成处于“非法状态”。民间慈善陷入恶性循环:一方面,对民间慈善的刻意忽视,使民间慈善无法成长;另一方面,在野草丛生中,民间组织管理方面的法律内容庞杂,透明度低,自我管理制度缺位、落后,导致民间组织发展更加不足。

国人无善心?错。从2010年发布的中国慈善排行榜的企业捐赠排行榜看,2009年捐赠超过百万元的民营企业有282家,占慈善企业总数的62.9%,这个数字远高于国企和外企。国人不会做慈善?错。本世纪初期风起云涌的民间慈善组织,曹德旺令人称道的苛刻捐款,让人看到了民间制度性努力的成果。只要体制跟上,民间NGO将迎来大发展。

红十字会面临的信任危机就是信用的三聚氰胺,有关部门忽视、阻止民间组织,而官方机构的不透明阴影无法消除,于是,怀疑散布在股市,散布在楼市,散布在银行,人们质疑数据、质疑低下的效率、质疑频繁的内幕交易。可怕的是,大部分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最终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运作成本居高不下,大家一齐退回以货易货时代。

多地红会所获善款锐减

深圳红会官网昨补登数十笔7月“1元”捐款

据东方早报(博客,微博)消息,郭美美事件后,中国红十字总会以及各地红十字会的信誉度大打折扣,造成的信任危机,也逐渐开始显现。深圳、北京、东莞、山东等地方红十字会负责人均称,募捐工作受到了影响。

在昨天联系的多个地方红十字会中,仅湖北省红十字会表示未受郭美美事件影响,一切工作正常。但湖北省红十字会网站没有捐款查询平台,也未透露7月份该会接受捐赠的情况。另据报道,陕西省、西安市两级红十字会也表示暂未受到影响。而河北省红十字会则表示,由于近期没有举行募捐活动,还不清楚是否受影响。

不过,中国红十字总会昨日表示,红十字总会还没有统计捐款受郭美美事件影响的程度有多大,但影响是肯定的。

北京:个人捐助仅8笔

昨日,北京市红十字会公布了7月份接受社会捐助的明细。与6月份长长的表格相比,7月份的表格显得有点短。该明细显示,北京市红十字会7月份收到个人捐款仅有8笔,共计5855元。

北京市红十字会宣传教育中心一负责人表示,郭美美事件爆发后,红会的社会信任度受到了损伤,也给社会捐助活动带来一定的影响。

在其公示的捐款明细中,今年1-6月份,个人捐款平均在20余人次,其余多为企业、学校或者一些单位捐款。该负责人称,希望爱心人士不要受到郭美美事件的影响,一如既往支持红十字会工作。

深圳:捐赠额环比降九成

对于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深圳红十字会收到的社会捐款几乎为零,深圳市红十字会副会长赵丽珍称,这是一个误解。

深圳市红十字会捐款记录显示: 7月份共有13项个人捐款,总额为5335元。相较于5月份的35人(次)50846.5元和6月份的28人(次)76134.5元,7月份的捐款额大幅缩水,甚至还低于6月24日单日7800元的捐款总额。

昨日18时,深圳市红十字会网站爱心榜的所有数据被删除。昨日20时30分,该网站爱心榜又恢复正常,数据发生了变化。数据更新至8月3日,捐赠人数迅速增加,其中数十位捐赠者捐款均为1元。赵丽珍称,这些数字都是真实的,1元钱的捐款是红十字会与银行合作的慈善项目,如,刷一次信用卡捐1元。

赵丽珍还表示,郭美美事件有影响是肯定的,7月份捐款数目与之前每月平均5万多元的捐款数字差别很大,环比锐减九成。

东莞:捐款人次下降2/3

东莞市红十字会网站上显示:今年7月份该会收到日常捐款12笔,共计8719元。与今年3、4、5月份相比,捐款人次下降了三分之二。

该会工作人员昨天表示,东莞红十字会正在梳理各个款项的具体流向,准备在第四季度公布所有善款的信息。其中将会包括捐款人或者捐款单位、所捐款项的数额、用于什么用途、目前善款的流向进度等具体信息。

据介绍,东莞市红十字会并没有经费邀请技术人员升级官网,完善信息公开系统,也没钱请会计事务所对自身进行审计。

山东:义拍募捐未达预期

山东省红十字会没有捐款查询平台。该会秘书长玄兴华称,“捐赠信息平台肯定要建立,不但山东省红十字会要建立,省内各级红十字会部门都会尽快建立。但是建立的时间和方案还需根据全国总会捐赠信息平台的试运行情况来定。”

郭美美事件报道后,山东省红十字会策划了“博爱齐鲁-爱心义拍义卖会”活动,将从社会上募捐物品进行拍卖,以用于该省医疗和社会救助事业。

“从募捐来看,该活动还是受到些影响。虽然也有一些企业捐赠了一些物品,但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由于物品还没有拍卖,从价值上还不能估算。”玄兴华称。

玄兴华称,郭美美事件还是给山东省红十字会带来了负面影响。

郎咸平专访郭美美

8月3日,在宁夏卫视《财经郎闲评》节目中,郭美美接受了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的独家专访。郭美美称,自己的“干爸”王军并非网传的、红会内部的王军,而是深圳的一名投资房地产的商人,她出于虚荣心和攀比心理在新浪微博认证了“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并强调一切与红会无关。而对于备受关注的“炫富”,郭美美在节目现场中流泪道歉。

据称,郭美美“干爸” 王军来北京出差时,表示拟成立一家名为“中红博爱”的公司,并邀请其来公司上班,而她开玩笑地说想担任总经理,得到干爸的口头许可。

“过几天玩微博的时候,看到我所关注的人的认证都是总裁、CEO之类的,可能是出于爱慕虚荣、攀比的心理,就把原来的歌手改成了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当时写的时候不记得公司名字,于是就直接写了"红十字会"。”

据称,王军是中红博爱的挂名董事,公司总投资是六七千万,他投资了一千多万。但因为公司尚未启动,王军并没有从中红博爱挣到钱,

谁想到,郭美美的“玩笑”掀起了惊天巨浪,社会各界对于“红十字会”的信任度也急剧下降。据羊城晚报报道,去年7月,深圳红十字会共有社会捐款721900元;今年7月的数据下降为22万元,其中还有20万元是今年3月一家公司定向捐给地中海贫血患儿的救助款。

郭美美反复强调,自己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能引发如此大的影响,她从深圳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被公安局叫去调查了10多个小时,第三天也是10多个小时。

在网上炫耀的豪车,郭美美称,两部车,一部是玛莎拉蒂,另一部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Mini-cooper,其中玛莎拉蒂是王军送的,买玛莎拉蒂的钱是王军做其他生意赚的。郭美美称,自己在网上炫的名牌皮包,其中只有两个是真的,“橘色的是妈妈用过的,另一个绿色的是干爸送的”,其他都是假的。

郭美美的母亲郭登峰则在节目中表示,她和王军并没有夫妻关系,郭美美还未出生时,她就与其生父离婚,女儿随她姓。

郭奇峰说,“家里一直有钱花”。她表示,自己从1990年开始买股票,从全市只有5只股票时就进入股市。数月间,几万元的股票本金就赚成几百万元。那时她在深圳就有两套房子,另外还有几百万元现金。

1990年,许多人还不知股票为何物的时候,郭奇峰就已经靠炒股赚得百倍,这个“传奇故事”很难让人相信。

郭美美事件始末

此前,20岁的郭美美在新浪微博自称“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拎爱玛仕包、开玛莎拉蒂等名车炫富,引发舆论质疑。

郭美美后对此解释称,她从未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过,该身份完全是她本人杜撰出来的,“对此愚昧行为给中国红十字会造成的名誉损害和公众误解深表歉意”。

中国红十字会新闻发言人王汝鹏此前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没有中国红十字会商会,只有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虽然成立有10多年,但他们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获得法人资格,“据他们自己讲还没有在民政部门获准登记”。

对于天略集团花近百万向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赠送车及电脑等设备的报道,天略集团董事长邱振良则表示,这是为了劝募项目能顺利开展,但项目结束后,物品均已收回。他真的不认识郭美美。

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秘书长孙莲、副秘书长李庆则先后向媒体表示,该机构账目没有问题,公开透明;与天略集团有过合作,但没有花过该集团一分钱;商红会确实无法人资格,也没在民政部注册,但有募捐权;商红会下既无车也无电脑,很清贫,十年来收到的捐赠不超过一百万;商红会人员都属兼职,只报销必须差旅费。

4月15日,西南民族大学教授肖雪慧转发了一条转瞬即逝的微博,并附上了一张餐饮发票照片。该发票付款方“上海市卢湾区红十字会”,收款方为“上海慧公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付款日期为2011年2月28日,消费金额为9859元。  此后该信息被广泛转发,公众反应强烈。4月16日,上海市红十字会公开通报“卢湾区红十字会高额餐饮费”调查及处理情况。通报称,卢湾区红十字会确于2月28日向上海慧公馆餐饮公司支付9859元。但同时指出,该资金属工作业务经费,并非社会捐款。

通报还称,此次高额餐费用于卢湾区红十字会与相关企业协会商洽工作,参加人员共计17人,“消费水平明显高于人均150元的标准”。对超过公务接待标准部分的7309元,责成卢湾区红十字会有关个人承担。

上海市红十字会要求,各级红十字会应“严格按照本地有关部门拨给红十字会工作业务经费的使用规定和开支范围、标准使用,自觉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对不符合规定和标准的,要坚决制止,及时整改。”

6月27日,审计署发布中国红十字会总会2010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审计结果。审计结果表明,红十字总会本级及所属单位预算执行中不符合财经制度规定的问题金额219.71万元,其中2010年194.39万元;其他财政收支方面不符合财经制度规定的问题金额420.33万元。

8月3日,郭美美母女首次面对媒体,接受郎咸平独家专访。郭美美称,自己的“干爸”王军并非网传的、红会内部的王军,而是深圳的一名商人,她出于虚荣心和攀比心理认证了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豪车玛莎拉蒂正是由王军赠送。郭美美同时承认,她接受了公安局两天的询问。此外,郭登峰还在采访中向外界表明,她本人亦财富可观,1990年就已在深圳有两套房子、几百万现金。至于其财富来源,则是靠炒股票。在股市只有5只股票时,她便已入市,并称当时一天股票涨几十块,她也因此几个月就赚了几百万。

水稳拌和站

泸州灌浆料厂家

装修灭白蚁

桥梁木方

国五美食餐饮售货车厢体尺寸是多少

回收诺基亚930的卡槽收购诺基亚电盖